皇家国际

當前位置:皇家国际 / 科學研究 / 科研成果

蘇明明著:《遺產保護與旅游發展—社區視角的多案例研究》

發布時間:2020-09-02

內容簡介:

遺產資源的稀缺性和唯一性使遺產地具有很高的旅游發展潛力和旅游需求,隨著遺產旅游的發展和旅游研究的加強,旅游學界普遍認識到通過合理規劃和管理,旅游可以為遺產資源的保護提供有力的資金支持和公眾社會支持,并促進當地社區的整體發展。其中,社區作為遺產旅游的主要利益主體,地位與作用十分重要,但在規劃管理中卻處于弱勢地位。因此,推進社區參與,提升社區受益是遺產地旅游發展的重要內容,因此本書擬以社區為研究視角,分享近十年來基于我國包括世界自然和文化遺產地、自然保護區、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地等不同類型遺產地的一手研究成果,探討遺產地旅游和社區可持續發展的熱點問題。

專著封面照片

                       1.jpg                      


目錄:

一、 遺產與遺產旅游            

二、 遺產保護與旅游發展下的遺產地社區  

三、 可持續旅游與旅游地社區發展

四、 我國遺產地實證研究 

4.1世界文化遺產地-長城腳下社區、頤和園和天壇

4.2 世界自然遺產地-江西三清山

4.3 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地-河北宣化傳統葡萄園

4.4 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黑龍江興凱湖

4.5 鄉村旅游-安徽岳西縣

4.6 島嶼旅游與社區發展-山東長島

五、 討論與展望

 

樣章試讀:

1.1遺產的定義

近幾十年來,遺產已經逐漸從“個人從已故的祖先獲得的繼承物”的概念范疇拓展出來,包含具有突出普遍價值的,包括物質層面和非物質層面的廣泛內容(Graham et al., 2000;Zhang and Smith, 2019)。人們普遍認為遺產與過去或者歷史是聯系在一起的,過去、歷史、遺產這三個術語緊密相連,并且通常被認為是可以相互替代的。然而,過去并不意味著遺產的必然存在,僅僅當我們關注于過去對于現在的使用價值或者利用過去構建一個想象的未來的時候,遺產才會產生(Graham et al., 2000; Tunbridge, 2000)。因此,遺產是“立足現在,聯系過去,著眼未來” (Graham et al., 2000),是關聯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橋梁和紐帶(Su and Wall,2012;2014)。

同時,遺產具有選擇性(Timothy and Boyd, 2003),Ashworth 和 Howard (1999)認為遺產是人們選擇去“保存、保持、保護”從而得以以世代傳承的內容 (Nuryanti, 1999)。作為人們自我認同的重要組成部分(Ashworth and Howard, 1999),遺產事關“個人認同和集體認同”(Harrison,2005),遺產的認定和價值解說是從廣泛的自然環境和人文環境中篩選出來的。

考慮到關注議題和思考方式的差異,提出一個能夠被普遍認可的遺產定義是相當困難的。聯合國科教文組織(UNESCO)世界遺產組織—致力于遺產保護的官方國際組織—在國際背景下對遺產概念進行了界定:“遺產是過去遺留的,是今日與我們共存的,也是我們將傳給子孫后代的。我們的文化遺產和自然遺產都是我們的生活和精神不可或缺的源泉”(WHC, )。

綜上所述,遺產作為過去、現在和未來的紐帶,是人們根據賦予其上的獨特的價值而選擇出來的。同時,遺產還代表著代際交換和代際關系 (Graham, et al., 2001:1),遺產的價值,不僅僅對某一代人有意義,而是值得代代相傳。同時,遺產的概念界定與價值解說也與身份認同、權力、文化和經濟等概念緊密相連(Graham, et al., 2001;Su and Wall, 2011)。

遺產的范疇很廣,它包括自然遺產和文化遺產,有形遺產和無形遺產。有形遺產指的是遺產資源的“物質表現” (UNESCO, 2009),比如紀念碑和傳統建筑等。無形遺產,也稱非物質遺產,指的是文化的表達形式,比如民間傳說、禮節、傳統舞蹈和音樂等。由于視角不同,現有研究也出現了對于遺產的不同分類。世界遺產組織將遺產分為三大類:自然遺產、文化遺產和自然文化雙重遺產。自然文化雙重遺產指的是同時具有重大不可分割的自然和文化價值的遺產資源,比如中國的黃山。盡管自然遺產一般被認為與文化關聯不強,但自然遺產由于其選擇性,本質上具有文化內涵。因此,由于自然資源受人們對自然的理解和干預影響,自然遺產和文化遺產也是相互聯系的(Ashworth and Howard, 1999)。